雪屋诗话

安静地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枪弓】某日

*有后续

*枪弓未交往


“晚上想吃什么?”

这是今天晚上archer对Lancer说的第三句话。

语气平常,好像他们只是一起下班归家的同居室友。

Lancer因这难得缓和的语气愣了片刻,视线从遥远的天边收回,游移到archer沾满血污的半边侧脸。

第一句和第二句分别是“trace on”和“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他们正并肩躺在公园一片狼藉的松软草地上,不远处最后一团血红的苍茫日光融入暮色,钻出余光苟延残喘、照亮满地苍夷:杂草被archer射出的箭矢炸得连根翻起,树木因剧烈的撞击轰然倾塌,地面坑坑洼洼、满是飞出的泥土和殴斗的痕迹。

如果把刀与剑...

关于黑茶

他手指粉碎,脖颈断裂,舌头脱落,而那对淡金的、宛如罪恶具现化的半透明眼球则从眼眶里直直蹦出来,活像枪管里的子弹。他的每一寸都在碎成细粉,被苍白的漩涡打散在海底、溶解为泡沫。有的他被游鱼分食、有的他被海草吸取,剩余的他浮上空无一物的海面,破裂时释放出残留着的尾声。

【武神光】【乙女向】予以玫瑰

是给阿撸太太写的约稿~

龙娘光,武神拟人注意


一.

一切都总是事出突然,就像黄金港方才还和睦融入日光,此刻突然转为利刃裹挟暴雨的海风。

例如,原本约定在望海楼的旅馆中歇息休整一阵再继续去冒险的哥哥,临时被名叫娜修的猫魅族调查员叫走帮忙。

伊尔站在码头送他离开,把早已预备好的外套和药瓶递到临行的拉瓦纳手里,说一声路上小心着凉。而拉瓦纳弯下腰,笑容带着歉意,伸出温暖的手指刮刮伊尔的鼻尖,就像小时候那样,他真的很抱歉要违背自己之前的承诺,而伊尔歪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哥哥不能好好在美丽的远东之国享受温泉和海浪真是太令人遗憾,自己也不能跟去实在也是太过可惜。

又例...

沙雕向迦勒底ooc日常 内含枪弓 黑呆x黑贞要素注意

微博上的@第四号天堂 太太找我约的龙猫稿子。有断肢监禁等要素注意

“我很高兴你能够如约到来,卫宫先生。要喝杯红茶吗?”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和温热清香的红茶蒸汽拧在一起结果却令人皱眉。打磨过的光滑木质桌面映出医院的主人,詹姆斯·莫里亚蒂的双眼。卫宫alter冷静地直视着它们。老教授有双再精明不过的烟灰色眼睛,藏在通透的镜片之后如一对雾中的星,此刻正饶有兴致地打量卫宫的脸。
“客套就不必了。既然找我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没有报酬的苦差事我可不敢。”
“真是可惜,我还特意让小芙兰帮我准备了大吉岭的春茶。”莫里亚蒂遗憾地耸肩,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失望,“既然浪费了我的红茶,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
“你早该如此,莫里亚蒂教授。我并没有兴趣陪你做什么无聊的社会实验。”...

关于新杀黑弓的一点想法

我又来瞎逼逼新杀黑弓了

新宿新杀黑弓:
新杀:选择性只感受到快乐的高潮
黑弓:只有痛苦没有快乐的高潮

每次侵犯对方对小乙来说都是挖掘,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意什么又想找到什么,可他找到的只有毫无回应的表情,那甚至连忍耐都算不上。

一遍又一遍的失望,一遍又一遍地侵犯对方,心脏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焦躁和疼痛,为什么会突然大笑,突然在很爽的时候掉眼泪,连自己也不知道。

而黑色的archer,不管是被掐住脖子,被殴打,还是被被割破血肉,除去生理反应他永远都比一块钢铁更冷漠,新杀潜意识里能在黑弓身上看到什么若隐若现的东西,他实际上却什么都找不到,黑弓的回应是零。

新杀的自我都越来越混乱,开始用不同人...

#新杀黑弓#
同居30题其一
1.相拥入眠。
自打睡在一张床上开始,卫宫便发现燕青总握着他的手入眠。
不论是他深夜晚归的翌日白昼,还是休息日倦意绵延的午休。燕青都喜欢侧躺在他身边,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一只狭长的猫儿眼从柔软的枕边露出,手指勾着他的手指,难得安稳的吐息喷在男人干净的后颈,让他想起在某些季节里,气流会被蝶翅的扑闪带动。
而今早醒来也是如此。
昨夜燕青睡得比他晚,卫宫在半梦半醒间捉住过掠过胸前的长发,那发梢散发着牡丹的芬芳,断断续续拨弄他的神经,捉住时像在指间困住一只蝴蝶。在因为工作而疲惫的夜晚里他的记忆只能保留这么多,醒来时蝴蝶已经变成细长、艺术品似的手指,静静攥紧着他的手心,一如既往。
然后他...

私设的新宿乙

私设的新宿乙

燕青将手指从左眼上拿下。
在生前,他瞎了一只眼。劈来的刀光成了左眼看到的最后画面,遗留在狰狞的伤疤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只能用右眼观看世界,那是无可避免的微小偏差。
而现在,英灵的他两只眼睛都完好无损,身上也没有战争留下的硝烟、血浆、所有肮脏东西搅拌在一起形成的黏腻疤痕,不管是覆盖大半身躯的艳丽牡丹还是缠着四肢的蛟龙都干净得不能再干净。
只是有某种气息,微妙又甜腻,像钻进骨髓播撒毒浆的小虫子,从他的口腔、鼻息、甚至左眼里早已不存在的疤痕,源源不断往外爬,弯绕缠绵,摩挲遍他的全部皮肤,冰冷而暧昧地浸透他整个身躯。让他想起夏天里蝴蝶的腐尸和被甘甜气息引来的食腐昆虫,永远都令...

1 / 13

© 雪屋诗话 | Powered by LOFTER